李子今天不开心

纵然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瓶邪】Love you to bits (P2-2)

PART TWO 模糊的未来   2.预兆


目录:PART ONE 01 ;  02  ;  03-04  ;  PART TWO 01  

 

入目皆是黄沙,和宇宙史上记载的某个毁灭于恒星风暴的星球一般无二。我拉高衣领,却依旧有细细碎碎的沙粒漏进来,不胜其烦。


我走了很久,穿过破败的街道——路边的小店只能够勉强分辨出曾经的用途。有漂亮的玻璃落地窗却不是传统衣饰品店中常见的展示台,反而几个金属的模具散落在地上架子上——应该是个甜点店,看...

【瓶邪】Love you to bits(P2-1)

PART2模糊的未来

 

目录:PART ONE 010203-04

谢谢每一个看过的人,继续卖萌打滚求支持~


1.一本正经的序章

穿梭艇上有张起灵留下的星图的备份,如何操作系统进行跳跃是张起灵在我软磨硬泡下教给我的。本以为永远都用不上,结果现在竟然全部都派上了用场,即便我从来没有因为这种原因期待过这个时刻。


我操作着穿梭艇寻找有过标记的时间虫洞,立在眼前的星图投影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红绿两色的小点,计算得到的最佳选项的那一个正闪烁着耀眼的明黄色。其实距离最近的坐标是张起灵通过计算得到的不稳定虫洞,如果是飞船在哪个坐标跳跃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

【瓶邪】Love you to bits

PART ONE (3-4)

PART ONE 1PART ONE 2

——————————
3.共振(胶片回忆)
不知道是不是我几日前面对电影中舞会的场景时的眼神太过渴望,张起灵今天带了一张漂亮的黑胶碟片回来。情绪这种东西我一向不能做到收放自如,不过如今面对张起灵的时候也已经不需要这项技能了。他总是能够轻易读懂我,识破所有伪装。他一直坚持这是感应器和计算的结果,但我更愿意将这视作一种朝夕相处后的熟稔。

我们相互了解,亲近,信任甚至是依赖着对方。一同走过十年的光景,与其说一路逃亡更像是一场任性的旅行。看过很多的风景经历过太多的故事。我们是家人也是对方的唯一。

碟片在唱片机的转针下旋转,不...

[瓶邪]Love you to bits

PART ONE 2.起始

PART ONE1;

*卖萌打滚求评论啊

——————————

我还没睁开眼睛就感受到了头部的剧痛,如果要用语言描述,大概像是有人拙劣的切开后随意搅和了几下就被弃置不管。张起灵呢?给小爷一瓶药,晕死了,再不快点就要吐了。我强压住恶心,撑住地面在刺目的光亮中眯着眼睛寻找垃圾桶。身体的反应不再能够受中枢控制。空空如也的胃抽搐挛缩,几口消化液从食管上涌,迫使我不得不选择将地板弄脏。一会估计某一个有洁癖的人又要散发着冷气像个管家机器人一样来收拾了。真是逊爆了,我虚脱一般酸软的手脚颤抖着按在地板上,有细细碎碎的块状物刺痛掌心。


细细碎碎?我用手掌慌乱...

【瓶邪】love you to bits


PART ONE开始于结束之后

1.终结
我睁开眼睛,身体像是被碾碎过一样,找不出一处不酸疼,头更是痛的要命。我看着天花板,小指都不想动一下。舷窗的遮光板一直上着,开始是为了让我能够好好休息,后来外面的玻璃被撞碎了一直没有时间去修,那层厚厚的金属板就成为了船身的一部分。因此现在的室内一片漆黑,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即将被追上的那一次跳跃,现在是什么时间我毫无头绪。

左手手腕上的手环震了一下,我摇了摇手腕作为回应。“醒了?”想要开口的时候才发现嗓子沙哑的几乎说不出来话,只好草草的嗯了一声作为回应。屋子里的灯光逐渐变量,我眨了眨眼睛适应了明亮。努力撑着吱呀作响的身子坐起来,才看到床头的小型药物注射泵,...

想要给 @changkfish 太太我所有能够想到的赞美~
画的太棒了~被一叶攻一脸啊~笑笑小小的一只特别可爱~尤其是机械旋翼接英勇的跳跃那里~
给太太打call

白天继续碎碎念

又是一年雨季,今年的雨季来的格外的早,草原上很多动物都毫无准备。角马开始排队穿过湍急的河水。鳄鱼懒洋洋的张开嘴巴等待掉队的小可怜。岸的对面,一群狮子正在捕猎,水牛被撕咬着摔倒在地上,这足够整个族群吃上三天的了……

等下,拿错剧本了……

又是一年雨季,今年的雨季来的格外的早。湿漉漉的土腥味从打开的窗子飘进来,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整个世界都很安静,像是一切都被雨雾隔绝。我很喜欢这样的天气,而不是预报里说好的暴雨狂风。雨落在窗前的杨树叶上,激不起丝毫涟漪。让人平静,又有些压抑的雨季。

碎碎念

刚刚洗了一枚杏子,一枚还没有柔软散发着青涩味道的杏儿。除了酸没有什么旁的味道。而那种酸,我完全不能够用语言形容。每一口都忍不住咂舌,似乎这样吮着自己的舌根能够缓解那种渗进神经一般的味道。

↑所以我为什么要吃青杏儿

碎碎念

空调的外机轰鸣着,空调吹起的风撩开门口的纱帘。飘飘荡荡的薄纱层层掀开,在明亮之外是漆黑的客厅和被遮住的镜子。刚刚住进来的时候曾在午夜被黑暗中那一面银白色映出的景象惊吓。后来就照了镜套,素白的布料上只有寥寥几针刺绣,淡雅的寒酸。夜里我捧着手机莫名其妙的站在纱帘后,在两个世界的边界,等待着未知的什么。

果然大半夜的总是蛇精病←还是闲的

云层阴沉沉的似要滴下墨汁来,斑驳的城墙见证了太多死亡和战火硝烟。城下列阵的三万兵骑黑衣铁甲,安静的压抑。

一切都像是静止的,只有一缕风撩起那人的衣角。在静谧中他们对望,隔着护城河没有一丝涟漪的水面。沉默中似乎不曾有过战火铁骑,岁月一成不变汩汩流过。冬日雪夜归来时,总有东厢的窗扉后暖黄的烛火跳动,掸净肩头发梢的落雪,推开房门内里自是另一方世界。而此时此刻,初雪再至,那暖炉上温着的青梅酒的味道,却已然慢慢消散。不能伸手也再也握不住,那种无力催得人几欲落下泪来。

他撩起衣袍席地而坐,在双方兵将的哗然中取过那把长槊横放膝上,悠长的啸歌穿透万千时光讲述着南地风清月明长天水色。

若一日终有一别,愿弹...

1 / 6

© 李子今天不开心 | Powered by LOFTER